皮皮资讯>娱乐>>老公夜夜坚挺,娇妻尖叫求饶.....

老公夜夜坚挺,娇妻尖叫求饶.....

时间:2017-06-23 08:09:07来源:编辑:

1.

墨夜酒吧。

雷心宝走进去的时候,精致的小脸上板的死死的,一双清澈若水的眸子里烧着烈烈的火焰。

往吧台前一坐,随意的把手机摔在一旁,那条让她几乎气到爆血管的短信又不识时务的跳了出来。

发信人是她的损友闺密应尚尚――

【宝儿,我绝对没有看错,你老公搂着一个大波儿黑丝女人进了酒店!!!】

三个感叹号表明了她的震惊。

雷心宝却讥讽一笑。

这没什么奇怪的,她认识她家老公十多年,人家风华卓越,人家高高在上,人家一双深邃桃花眼冷峻凌厉,浅浅一眯就电人无数,人家符合言情小说男主帅颜俊脸长腿所有的优点……哪里会对她这颗没发育好的豆芽菜感性趣。

想到她结婚两年了还没被捅破的膜,心里酸溜溜的。

一杯烈酒一口气就被她吞了,辣的她生生的打了个冷颤,秀气灵动的五官瞬间扭曲到一起,又舒适的舒展开。

“好酒,”雷心宝赞道,“帅哥,这酒叫什么?”

那长相冷艳的调酒师冷冷的的暼了她一眼,“ONS。”

雷心宝眨了眨眼,一夜情?!

这劲爆的名字和她刚刚喝了的酒像是滚烫的热水浇在她的天灵盖上。

对,凭什么他可以拈花惹草,和别的女人进酒店玩儿成人游戏,偏偏她要被一个破红本本束缚住,三从四德,柴米油盐的。

她也要给他戴绿帽子!

啪得一拍桌子,雷心宝豪气冲天的对那调酒师吼了一句,“给我来只鸭。”

那调酒师依旧面无表情的,“出门左拐,盛记烤鸭店。”

雷心宝怒了,“我不要吃的鸭,我要能把我吃了的鸭!”她眯眼往前凑了凑,小嘴喷着灼热的酒气,不怀好意一笑,“别告诉我你们这么大的店连点儿特色服务都没有……”

那调酒师漠漠的看了她两秒钟,拿起旁边的电话。

……

在又喝了两杯“ONS”后,雷心宝是被那只调酒师叫来的“鸭”拖着往楼上的房间走的。

没办法,她已经醉成了一摊泥。

脚软的踉踉跄跄,她费力的伸手拍了拍身边男人的脸,像古代纨绔调戏小娘子似的,“伺……伺候好了,姑娘我、我、我有赏。”

那看起来刚到20岁的大男孩儿模样俊秀,初来乍到的,被她直接的话语弄得脸红,说起话来也结结巴巴的,“怎,怎么伺候……”

“笨,”雷心宝虽然没有实践经验,但好歹也看了上千本小言,理论知识那是相当丰富的,“就是脱脱、摸摸、做做……把我……伺候的……再也……不是姑娘啊……”

那小帅哥脸红的快低出血来,声如蚊蚋的嗯了一声。

俩人眼瞅着马上要到房间里,忽然觉得四周气温瞬间冰冷了下来。

阴气沉沉的,脚底下嗖嗖往上窜凉风。

雷心宝反应慢一些,那正要开门的小帅哥却直着脖子一寸一寸的机械的转过头,呼吸猛地一滞。

饶是他见过好看的男女无数,也自认为从来没见过这么……倾国倾城的男人。

对,就是倾国倾城。

如雕刻般的五官深邃坚毅,眼型狭长,像两道深深的漩涡,摄魂夺魄。

他一身手工黑色西装剪裁得体,衬的他高大俊朗。

迈着沉稳的步子朝他们缓缓走来,扶着迷迷糊糊雷心宝的小帅哥觉得那一步都如踩在他的心上,压迫感极强。

修长的手伸出,“人,给我。”低沉的嗓音像寒冰,能把人的骨头冻住。

“我……”小帅哥刚要说什么,转瞬间,怀里的人突然被那男人夺走了。

雷心宝不舒服的嘤咛一声。

“你……”又只说了一个字,那男人已经夹着他的顾客离开了。

小帅哥怎么也不敢开口让他手下留人。

……

雷心宝是被狠狠甩到床上的,头撞到了床头柜上,疼得她嗷一声。

懵懵懂懂的睁开眼,觉得眼前好几个人在晃,她忙摆手,“一个,一个就行,我不玩多p。”

那身影听了她的话,有片刻的停顿。

雷心宝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,朝那个中间的人扑去,八脚章鱼一样挂在人家身上,“就你了,你陪我吧。”

那人似乎不怎么愿意的往下扯她,力道甚大,雷心宝跟他撕扯着,“我有钱,不能亏着你……”

那人一听,一巴掌打在她的额头上,响亮的一声让雷心宝本就不清醒的脑袋冒了星。

妈蛋。

雷心宝火了。

从来没听过花钱玩鸭还挨揍的,老猫不发飙真当姑奶奶病危了!

她嗷呜一声像一头小狼一样一口咬在他的胸膛上。

2.

明显的感觉到这人肌肉一绷,咯的她牙疼。

呸呸呸几声,又嗷一声掀开男人的衣服就要猫进去,谁知,她的胳膊被狠狠抓住,雷心宝口齿不清的嘟囔,“你配合我一点儿啊,我真的不想要那层膜了……”

呜咽了一声,雷心宝感觉她过的真是悲催。

结婚两年,她没被碰过,她的合法老公宁可玩别人也不愿意跟她履行夫妻义务,她想真真正正的当个女人还得花钱求别人……

心里的委屈咕嘟咕嘟冒了泡,心宝眼睛又疼又涩,还没等她眼眶里的泪珠掉出来,就感觉呼吸畅通了一些。

怔怔的站着,反应好半天才察觉,原来这人把衣服脱了。

身体再次被掀翻到床上,下一秒,一个火热的身躯压了上来。

脖子、耳朵被又吸又咬的,弄得她忍不住浑身颤抖,嘶拉一声,她的白棉布短袖被撕成了两半,这刺耳的声音让她起了鸡皮疙瘩。

心宝难耐的扭着身子,发出丢人的呻吟声,她壮着胆子义薄云天的大喊一句,“来吧!”

等着撕裂的来临。

……

翌日,天气晴朗。

雷心宝迷迷糊糊的醒来,顶着一脑袋乱糟糟的头发,头疼欲裂。

她坐在床上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猛地想起来昨晚她的壮举。

真被破了?!

她豁的一下子窜了起来,趴在床上像搜救犬一样仔仔细细的看着床单。

咦?怎么没有一朵娇艳艳的红色小花绽放?

再摸摸自己,腰不疼,腿不疼,被卡车碾过杵子捣过的感觉通通没有。

雷心宝懊恼的颓躺,花钱也没把自己花出去!

仰望着天花板半天,恍然发觉,这屋里的摆设很是熟悉。

哇靠!这是她的家啊!

她低头一看,身上是小叮当睡衣,谁把她扛回来的?

雷心宝嗖的一下子跳下了床,往出奔去,刚从旋转楼梯上一露面,一直照顾她饮食起居的王姨笑盈盈的朝她摆手,“小姐,吃早饭啦!”

说完,还偷偷的朝她使了个眼色,于是,雷心宝也清楚的看到长方形餐桌的另一端,那个极少出现的男人正稳稳的坐在那里,哪怕吃着简单的煎蛋,也举止优雅。

雷心宝吸了吸鼻子,大大咧咧的下了楼,冷哼一声,“哎呦喂,真是稀客啊,哪阵过堂风把您给吹回来了?”

王姨在她身后扯了扯她的衣服。

薄寒初放下了餐叉,抬头淡淡的看向她,深沉如海的眼睛里看不到什么情绪。

“再有一次,离婚。”

听着他寡凉的声音,雷心宝心里咯噔一下,环抱着胸,下巴扬的高高的,“只许你搂大波儿妹,不许我玩鸭子?薄寒初,哪来的规矩?”

“我的规矩!”薄寒初俊脸冷漠。

雷心宝看他这云淡风轻的样子就心里来火,一拍桌子站起来,气道,“你的规矩不代表就能约束到我!”

“别忘了,当初是你非要嫁给我。”薄寒初凉薄的看了她一眼,起身,离开。

雷心宝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后,无力的坐下。

王姨从厨房出来,看她这样直叹气,“夫妻过日子,总这么夹枪带棒的说话能行吗?小姐,你也该学着温柔一点儿。”

“王姨,我想吃馄饨。”雷心宝轻声道。

王姨知道她是不想听了,忙应了一声“好”,往厨房走去。

桌子上,还留着他喝了半杯的牛奶,雷心宝碰了碰杯子,有些凉了。

她端起来喝了一小口,噗哧乐了。

就当作……她和她的不同房老公间接接吻了吧。

手机铃声忽然响起,打破了满屋的静谧。

“喂?”雷心宝接起,声音懒洋洋的。

“昨晚勾搭你老公第108计,成功了吗?”

雷心宝没心没肺的笑了一声,“成功了……个毛!”

手机那端噎了一下,差点儿被她的大喘气呛着,“过来吧。”

雷心宝“嗯”了一声,挂了电话。

……

又是墨夜。

白天这里是咖啡厅,没有了夜晚的震耳欲聋,配着优雅的钢琴协奏曲,有着淡淡的忧伤。

雷心宝喝了一口刚端上来的摩卡,向她对面坐着的两个人露出个笑。

应尚尚怜惜的摸了摸她白嫩的小脸,幽幽的叹口气,“宝儿,你这样笑比哭还难看!”

“擦!”雷心宝不雅的飙脏话。

“我看他昨晚把你从那小鸭手上抢走的时候,挺生气的,按理说不该一怒之下把你就地正法吗?”

应尚尚身边,是雷心宝唯二的闺蜜之一,也是昨晚冷艳的调酒师,温佳歌。

雷心宝笑了笑,“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允许自己头上带点儿绿吧,不过……”

3.

她顿了一下,摸了摸鼻子,“你们说,我都脱成那样了去诱惑他,他还是没被我的美色蛊惑,这说明什么呢?”

应尚尚和温佳歌互视了一眼,默契的该喝茶喝茶,该喝果汁的喝果汁,当作没听见雷心宝的话。

可这样的沉默已经让心宝明白,能因为什么?

因为不爱。

只有这两个字就能解释一切了。

“宝儿,你跟我们哥俩说实话,当初的逼婚,你后悔了么?”应尚尚也着实心疼她。

雷心宝唇角一扬,风采逼人,“我的字典里,就没有‘后悔’两个字!哪怕他是块儿冰,我也要把他捂热了。”

温佳歌凉凉的接了一句,“你就把他捂化了,他也不跟你上床。”

“108招我都使了,还有什么能击退我?”雷心宝不服气。

这边正斗着嘴,雷心宝的贴身保镖司卫突然走了进来,在心宝的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雷心宝一听,俏脸一冷,“走!”

没给俩闺蜜留什么话,她直接带着司卫离开。

应尚尚喊了一句,“宝儿?干嘛去?”

温佳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日历,嗤了一声,“没出息。”

应尚尚不明白,“什么意思?”

温佳歌直接给她看手机屏幕,应尚尚恍然,同情的叹息,“可怜的宝儿。”

……

雷心宝倒没觉得自己到底有多么可怜。

她容貌倾城,年岁青春,老爹是安城雷氏集团的掌舵人雷鸣,安城的人都要尊称他为雷公。

身价连城,且对她宠爱有加,她说要星星,老爹都不会拿月亮去敷衍她。

她自己也是名牌大学学生,品学兼优,人缘颇好,自己开的小店也在最繁华的街道排成长龙。

如果真要说可怜,也无非就是婚姻运不是那么顺利。

但是没关系,烈男怕缠女嘛。

雷心宝望着窗外迅速倒退的景色,笑了一声。

司卫把车子停在南郊别墅,雷心宝揣着兜,闲适的往里走。

刚到门口,就听见里面砰的一声,随后是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雷心宝心一疼,刚刚那悠闲范儿不复存在,拉开门就往里冲。

她挡在那个直挺挺的站在客厅中央的男人面前,冷着脸,“土埋半截的人了给自己积点儿德,我的男人,他再怎么惹我生气我都没舍得动一根手指头,你凭什么?”

薄俭一看是雷心宝,怒火更旺,“那就带着他滚出我家。”

“老爷子,你岁数大了,除了记着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账,脑袋里再也装不下别的事了是吧?这房子是当初结婚我花钱买的,你让谁滚?”雷心宝冷笑。

猝不及防的,她的身子被猛地扯到一边,抬眸,撞进薄寒初那晦暗难明的重瞳中。

“滚出去!”

她刚刚维护的男人这样对她说道。

雷心宝假装自己的心一点儿也不疼,她笑出了声,“不滚!”

薄俭捂着心脏,布满皱纹的脸通红,“好,好,你们不滚!我滚!”

“叔叔!”薄寒初出声叫住他,握住了他的胳膊。

薄俭一下子推开他,回头怒视,“别叫我叔叔!我们薄家没有你这样的孽子!”

“但我是薄家的人,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。”薄寒初坚毅俊朗的脸上有着执着的认真。

但这句话却惹火了薄俭,他举起拐杖朝着薄寒初的肩膀狠狠挥去,雷心宝眸心一缩,在那实木棍子打下之前再次的挡在了薄寒初的面前。

闷哼一声。

雷心宝疼得直哆嗦,这老头子下手还真是狠。

不过幸好,这一下子没打在薄寒初的身上。

薄寒初推开她,眉宇紧蹙,似乎对她的“见义勇为”并不买账,轻启薄唇,“别多管闲事。”

雷心宝觉得她已经麻木了,依旧是没心没肺的笑着,明艳如骄阳,“可是怎么办呢,你的任何不起眼的闲事我都想管,管一辈子。”

她不想再去看男人冷漠的表情,回头,额上已经疼出了汗,但她也懒得去擦。

她直直的看着薄俭,声音清清凉凉的,“老爷子,我知道你有多看不上我,所以因为薄寒初跟我结婚,你连他都迁怒了,你恨我就尽管恨,除了薄寒初,任何人的情绪我都不放在心上,所以你的恨对我不痛不痒,但是薄寒初没什么对不起你的,你已经有个女儿躺在医院了,身边就有他这么一个亲人,还望你好好珍惜。”

“今天这顿饭看来是吃不成了,你觉得呢?”她素雅的眉眼带着笑,看着身边这个她喜欢了无数个日子的男人。

薄寒初只是把目光轻轻的落在她身上一瞬,就移开了。

他看向地上的杯盘狼藉,原本想陪薄俭吃顿饭……

“我让周婶再重新准备晚饭,下个月我再来看你。”薄寒初低沉的嗓音对薄俭说。

“不,你别再来了。”薄俭已经没了力气,颓然的坐在椅子上。

薄寒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扯着雷心宝的胳膊走了出去。

傍晚,夕阳橘暖。

别墅的小道两旁种植着榆树,翠绿的叶子上也镀上了一层暖。

雷心宝看着他始终握在自己胳膊上的手,忍不住弯了弯唇,连后背上的伤都不疼了。

如果爱情是一场犯贱,如果他能一辈子都在她身边,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“你也没吃晚饭,我们出去吃好不好?幸福路那边新开了一家火锅店……”雷心宝轻松的笑着,尽量的跟上薄寒初的步子。

谁知,薄寒初下一句话却像一盆凉水一样直接泼灭了她的热情,“我要去医院。”

所有的笑容就那么直接的僵在了脸上。

“你要去看她?”雷心宝怔怔的问。

随后忍不住笑了笑,瞧她问的这是什么傻问题,医院那张病床上躺着的可是他最爱的女人啊。

“薄寒初,昨晚你搂着其他女人去酒店,我听了之后心里也就有着小小的不舒服,我知道最近雷氏最近要谈几笔大生意,逢场作戏什么的,我理解,但是你说你去医院看她……我接受不了……”雷心宝话音落,眼眶倏地就红了。

可她仍死死的咬着唇瓣,不想泄漏一丝一毫的悲伤。

她爱薄寒初爱的就剩这么点儿骨气了,不想轻易的丢了。

雷心宝听见树叶被微风吹动的哗哗作响,许久,是男人暗沉肃冷的嗓音。

“你有什么资格接受不了?”

……

夜。

偶尔繁星点缀。

雷心宝躺在大床上顺着窗帘的缝隙看着夜空,脑袋里反反复复的都是薄寒初冷厉的质问。

“你有什么资格接受不了?”

是啊,她没资格。

尤其是两年前她用那样的理由逼着薄寒初跟她扯了结婚证后,就更加没资格了。

但,明白是一回事,去做到是另外一回事。

凌晨两点了,她还是了无睡意,在意识到今晚不喝点儿酒就会失眠到天亮后,她下了床。

半夜的铃声总是那么的刺耳,雷心宝听的心里发慌。

她接起,是薄寒初的助理,罗哲。

“小姐,薄总出车祸了,在幸福路。”

雷心宝的心猛地一沉。

……

罗哲刚挂电话十五分钟,就见一辆红色小跑急刹车在他面前。

雷心宝心急慌张的推开车门跑下来,见到撞在树上已经变了形状的跑车,脸色顿变。

她跑了过去,一阵刺鼻的血腥味儿扑了过来,看见浑身是血的男人时,差点儿停止了呼吸。

雷心宝声音都是颤的,“阿初?”

手,也不敢轻易的落在他身上,她看到的是血,却不知道他到底伤在哪里。

罗哲走过起低声劝慰,“120马上就到了。”

说着,他冷峻的脸上有些不忍。

明明别墅离这里很远,她却来的比急救车都快。

雷心宝低头去看薄寒初那冷汗涔涔的脸,透明的苍白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剜在雷心宝的心脏上。

“再忍忍,阿初,急救车马上就来了。”雷心宝给他擦着汗,忽然就落了泪。

薄寒初静静的看了她一秒钟,昏厥了过去。

……

凌晨的医院安静的让人心发慌。

雷心宝靠在急诊室门前的墙壁上,脸色苍白的厉害。

罗哲去处理车祸的事情,这里只有她自己。

突然,由远即近的噔噔噔脚步声显得很聒噪,雷心宝拧紧眉头看去,见一里面只穿着睡裙,外面裹着一件粉色风衣的女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。

她穿的凌乱中带着性感,可是脸上的妆容很明显化的精心。

雷心宝冷冷一笑。忽视她的存在。

雷诺儿柔婉的小脸上两道泪痕,上来就劈手要给雷心宝一个耳光,“雷心宝,你这个扫把星,薄哥哥自从认识你就没遇到过好事!”

毕竟豪门出身,除了薄寒初,任何人想近她的身完全看她的心情。

更别提平时柔弱的像没有骨头的雷诺儿。

雷心宝捏住她的手腕,巧劲儿一推,雷诺儿一个踉跄狼狈的摔在地上。

雷诺儿顿觉失了面子,尖声叫道,“你敢打我!”

“先撩人者贱。”雷心宝居高临下的淡淡瞥了她一眼,轻飘飘的扔了一句,“奉劝你一句,薄寒初是你的姐夫,你要点儿脸。”

雷诺儿最憎恶她这种目空一切的高傲态度,讥讽的笑,“雷心宝,你一个私生女,狂什么?”

雷心宝心头一颤,依旧云淡风轻,“私生女怎么了,爸爸对我比对你这个正室所出的女儿好,就是我狂的资本。”

雷诺儿恨得几乎要咬碎牙。

急诊室上的红灯倏的灭了。

雷心宝连忙跑过去,看着病床上仍旧昏迷的薄寒初,已经无法形容心里的滋味。

雷诺儿也不甘示弱的跟了上去。

医生摘下口罩,态度恭敬的说,“雷小姐……”

雷心宝握着薄寒初的手,打断医生,“你直接告诉我,他现在好不好?”

医生忙点头,“已经脱离危险。”

悬在嗓子眼的石头扑通落了地,憋闷的胸腔里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呼吸。

病床缓缓的往病房推,雷心宝寸步不离的守在旁边,在快要进病房的时候,雷诺儿扯住了她的衣服。

雷心宝不耐的瞪过去,清澈的眸子蕴了冷光,“雷诺儿,给你脸的时候趁早自己撤,别逼我对你动手。”

雷诺儿被她的眼神弄得忍不住一怵,强挺着胆子扬起下巴哼了一声。

“雷心宝,你知道薄哥哥为什么受伤么?”

雷心宝一怔。

雷诺儿见她这样得意了,“上周我在拍卖会上喜欢一个宝石项链,可是被盛家的盛珩宸抢去了,还出言侮辱我,今天,薄哥哥为了拿回项链,和盛珩宸飚车比赛,拿回了项链,盛珩宸动了黑手。”

她从睡衣里拿出一个海蓝色宝石项链。在微弱的灯光下泛着淡淡的诱人光泽。

显摆道,“就是这条。”

雷心宝愣住。

海洋之恋。

雷心宝喜欢了很久的项链。

热评话题
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免责声明|友情链接|删帖申请

郑重申明: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.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